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19歲少女在廣東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車撞亡

北京西直門一小區發生燃氣爆燃 因燃氣管被挖斷

習近平創建首個創新戰略伙伴關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轉任國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橋下現女童尸體 初步判斷已死亡一周

廣東落馬官員勸哥哥適可而止遭反諷: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絲通宵排隊跟偶像扶過的郵筒合影,素質棒棒噠!

沈陽市民一算嚇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萬

“第二屆全國手機媒體看江西”啟動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東墜樓案排除他殺

19歲少女在廣東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車撞亡

北京西直門一小區發生燃氣爆燃 因燃氣管被挖斷

習近平創建首個創新戰略伙伴關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轉任國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橋下現女童尸體 初步判斷已死亡一周

廣東落馬官員勸哥哥適可而止遭反諷: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絲通宵排隊跟偶像扶過的郵筒合影,素質棒棒噠!

沈陽市民一算嚇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萬

“第二屆全國手機媒體看江西”啟動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東墜樓案排除他殺

看點創新藥公司CEO的養成

來源: | 2019-11-25 17:58:48 | 人氣:

導讀:投資新興的創新藥公司,最初級的段位大概是看頭銜。諸如地產、互聯網之類的傻錢,經常看到團隊有院士、專家乃至院系主任之類頭銜,便不問價,一腦門子扎進去。聰明點的機構會看創始

投資新興的創新藥公司,最初級的段位大概是看頭銜。諸如地產、互聯網之類的傻錢,經常看到團隊有院士、專家乃至院系主任之類頭銜,便不問價,一腦門子扎進去。聰明點的機構會看創始人的科研履歷,喜歡海歸+ Big Pharma研發,參與過某些項目,最好還是領導過研發團隊,因為知道這些經驗才有價值。 



再深一層便是判斷項目。從專業角度,綜合判斷項目價值、機會、風險、治療領域、臨床需求、競爭格局等要素。沒有科班出身并且有經驗的專業團隊,這個活兒是干不了的。能到這個層次進行深度分析和決策的,也基本都是頭部機構。把這些摸清楚,項目大致不會踩到特別大的坑。 


如果再深入些,看什么呢?我的觀點是,看運營能力。更直接就是,看CEO。 


創新藥公司的成功,自然離不開扎實的


創新藥公司的成功,自然離不開扎實的研發能力。然而說一千道一萬,研發能力需要落地為研發成果,Pipeline要順著Phase I/II/III往后推進,公司價值方能不斷成長。 


做新藥不是賈會計的PPT造車。套用基礎科研領域一句話:Idea is cheap。Pipeline有沒有價值?最終還是要拿數據和進展說話,從臨床前的Potency、DMPK、Toxic,到拿下IND,再到做出臨床數據。縱是起步之初Pipeline再華麗,2年前在PCC(臨床前候選化合物)驗證,晃蕩2年后還沒開始IND enabling study,這樣的進展恐怕也難得到進一步的價值認可。 


項目進展靠什么?有人,有錢,有效率。找得到團隊,拉得到投資,能把團隊和資金組織起來,高效推進,產出數據,再進一步吸引更強的團隊,拿到更大的投資,乃至奔向資本市場。所有這些,最終核心還是要靠CEO來落地運營。 


國內的許多創新藥公司,起步賬面實力,從Pipeline潛質到科學家履歷,大致都在同一水平。可是開張三五年之后,差距明顯:那邊是吸引了一票知名投資機構,過百人的團隊,幾個項目在臨床,投行進場籌備IPO;這邊才剛剛從幾個人擴充到十幾個人,折騰首個項目的IND,同事還在為融資焦頭爛額。這個差距,恐怕不能歸咎到研發能力和項目上。 


國內比較成功的創新藥公司,百濟神州和諾誠健華。這兩家最初對外的典型形象都是知名科學家王曉東和施一公領銜。但事實上,明眼人能夠看出,這兩家真正主打的BRAF、BTK等項目,和這二位成名的科研領域,重疊十分有限。 


當然,二位科學家創始人對公司從戰略到資源的貢獻無可辯駁。然而真正使百濟神州和諾誠健華相較諸多同級別創新藥公司,憑借超高效的運營效率脫穎而出,恐怕歐雷強和崔霽松二位CEO的出色運營同樣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至于如再鼎這類License in模式的公司,杜瑩作為CEO帶來的運營優勢,恐怕就更為吃重了。 


也有科學家將CEO一肩挑,信達是成功的典型。其實國內比信達成立更早一兩年、創始科學家處于同一段位的抗體藥物研發公司其實也頗有一些,但時至今日,多數還與之相去甚遠。信達起步雖不是最早,在項目、融資和公司成長方面走得卻更快,不得不說,除了研發能力外,俞德超在項目和團隊運營管理方面的突出能力,同樣是重要的因素。 


插一句,即使基礎科研領域的科學家,在取得業內廣泛認可的科研成果,同時到了一定年齡和資歷之后,級別再往上走,比拼得也不僅是看自己實驗室的產出,同樣也需要更多的運營能力,對外包括資源的獲取和協調,對內包括更大規模的團隊管理。在國外,最前沿的科研成果多由一線三四十歲年富力強的科學家產生,白發蒼蒼的諾貝爾獎獲得者,更多會擔起把握宏觀方向,協調高層戰略,統籌院系、研究所等機構,以及挖掘年輕科學家的任務。國內大牛科學家略有差異,高瞻遠矚的活兒要干,但從署名看,不少人好像同時也還在科研一線奮戰。如此這般,科研貢獻當然可以分享,只是哪天手下人多手雜闖了禍,恐怕也要跟著背鍋。 


回到正題。對新興的創新藥公司而言,一個CEO,至少應該具備如下特質: 


懂科學,對行業內最新的動態和方向,不求從你這里產出,但你要能看懂,能跟上,對方向趨勢有一定程度的感知和把握; 


會做藥,做過藥,臨床前做什么,找哪家CRO,什么時候該申報,到哪里找臨床資源,都大致清楚; 


有人脈,從臨床前的藥代毒理團隊,到合格CMO,總有直接或間接的人脈能夠接觸到,邀(hu)請(you)加入自己的團隊; 


會管理,10個人的團隊,50個人的團隊,再到200人的團隊,管得動,管得住,能出活兒,胡蘿卜大棒一起上,還讓人心服口服; 


能融資,天使、VC、PE甚至投行和二級機構,不同階段類型的機構,都能把自己的story賣個好價,弄到足夠的錢繼續前進; 


跟各方神靈,內部的創始科學家和投資人股東,外部的專家顧問、臨床大佬、政府官員,也都能面面俱到。 


可以看到,即使是數據說話的高科技公司,亦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這般理想的創新藥CEO從哪里來?國內畢竟不像國外,創新藥產業積累足夠多,有相當一批連續創業者,因而有機會找到有經驗的CEO。同時產業各模塊比較成熟,CEO的科學能力都可以被分擔,找人找錢才是最重要的要求。這也是為什么許多國內公司做到一定規模后,美國公司的CEO一定會找白人(BD也是),就是為了能更好的融入當地圈子。如果有機會接觸一些美國創新藥公司的職業CEO,會發現這幫人在sell story方面看起來就是天才演員。 


國內創新藥公司從哪里找CEO?許多人第一反應可能是外資藥企的非研發部門,諸如市場營銷。其實多數時候,這幫人都未必是合格的創新藥公司CEO。他們情商或許不差,但是Big Pharma和創新藥公司運營差異實在太大,除非是已有產品上市的創新藥公司,否則對更早期階段而言,他們的經驗和能力確實很難勝任,更不用說其中許多恐怕早已習慣都養尊處優。 


大藥廠研發領域的高管倒是不錯的選擇,帶過團隊,做過項目,懂科學、會做藥、有人脈、會管理這些要求,都能夠勝任。當然,融資等方面會是起步的短板,但以其能力來說,未必不可逾越。不過話說回來,許多外企華人科學家,或許是因為教育方面的短板,科學方面足夠優秀,但是情商確實平平。真正在研發部門做到足夠層級管理角色的華人科學家,相對少得多。海外華人的臨床科學家不夠多,可能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如果經驗和資歷足夠,投資機構的醫藥投資人,以及大藥廠的BD,也會是不錯的創新藥公司CEO人選。潛力和資源都是足夠的,不過角色方面可能需要轉型,這也需要自己首先下定改變的決心。 


創始科學家能不能做CEO?沒有絕對的yes or no。關鍵是創始科學家是否具有作為CEO運營企業的能力。有的話當然好,沒有也不必強求,找到合適Partner,然后自己專注科研,同樣也是不錯的選擇。這也和過去的履歷有關,通常來說,有過工業界經驗的科學家,會比學術界的科學家,勝任的機會更多。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CEO也不是一天養成的。這年頭,科學家常有,CEO不常有,全能的創新藥公司CEO恐怕比熊貓還稀罕。不過,好在創新藥產業還是聚集了足夠多的青年才俊,對于許多初次上手的CEO而言,只要有認識,肯學習、能成長,即使起步有短板,后面依然有很大的機會,能夠真正擔起公司運營的重擔。同樣對于創新藥公司,成立1年、3年、5年甚至10年,運營的要求也并不相同,這些也要求CEO們能伴隨著公司一路成長。 


 


 



創新藥公司的成功,自然離不開扎實的研發能力。然而說一千道一萬,研發能力需要落地為研發成果,Pipeline要順著Phase I/II/III往后推進,公司價值方能不斷成長。 


做新藥不是賈會計的PPT造車。套用基礎科研領域一句話:Idea is cheap。Pipeline有沒有價值?最終還是要拿數據和進展說話,從臨床前的Potency、DMPK、Toxic,到拿下IND,再到做出臨床數據。縱是起步之初Pipeline再華麗,2年前在PCC(臨床前候選化合物)驗證,晃蕩2年后還沒開始IND enabling study,這樣的進展恐怕也難得到進一步的價值認可。 


項目進展靠什么?有人,有錢,有效率。找得到團隊,拉得到投資,能把團隊和資金組織起來,高效推進,產出數據,再進一步吸引更強的團隊,拿到更大的投資,乃至奔向資本市場。所有這些,最終核心還是要靠CEO來落地運營。 


國內的許多創新藥公司,起步賬面實力,從Pipeline潛質到科學家履歷,大致都在同一水平。可是開張三五年之后,差距明顯:那邊是吸引了一票知名投資機構,過百人的團隊,幾個項目在臨床,投行進場籌備IPO;這邊才剛剛從幾個人擴充到十幾個人,折騰首個項目的IND,同事還在為融資焦頭爛額。這個差距,恐怕不能歸咎到研發能力和項目上。 


國內比較成功的創新藥公司,百濟神州和諾誠健華。這兩家最初對外的典型形象都是知名科學家王曉東和施一公領銜。但事實上,明眼人能夠看出,這兩家真正主打的BRAF、BTK等項目,和這二位成名的科研領域,重疊十分有限。 


當然,二位科學家創始人對公司從戰略到資源的貢獻無可辯駁。然而真正使百濟神州和諾誠健華相較諸多同級別創新藥公司,憑借超高效的運營效率脫穎而出,恐怕歐雷強和崔霽松二位CEO的出色運營同樣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至于如再鼎這類License in模式的公司,杜瑩作為CEO帶來的運營優勢,恐怕就更為吃重了。 


也有科學家將CEO一肩挑,信達是成功的典型。其實國內比信達成立更早一兩年、創始科學家處于同一段位的抗體藥物研發公司其實也頗有一些,但時至今日,多數還與之相去甚遠。信達起步雖不是最早,在項目、融資和公司成長方面走得卻更快,不得不說,除了研發能力外,俞德超在項目和團隊運營管理方面的突出能力,同樣是重要的因素。 


插一句,即使基礎科研領域的科學家,在取得業內廣泛認可的科研成果,同時到了一定年齡和資歷之后,級別再往上走,比拼得也不僅是看自己實驗室的產出,同樣也需要更多的運營能力,對外包括資源的獲取和協調,對內包括更大規模的團隊管理。在國外,最前沿的科研成果多由一線三四十歲年富力強的科學家產生,白發蒼蒼的諾貝爾獎獲得者,更多會擔起把握宏觀方向,協調高層戰略,統籌院系、研究所等機構,以及挖掘年輕科學家的任務。國內大牛科學家略有差異,高瞻遠矚的活兒要干,但從署名看,不少人好像同時也還在科研一線奮戰。如此這般,科研貢獻當然可以分享,只是哪天手下人多手雜闖了禍,恐怕也要跟著背鍋。 


回到正題。對新興的創新藥公司而言,一個CEO,至少應該具備如下特質: 


懂科學,對行業內最新的動態和方向,不求從你這里產出,但你要能看懂,能跟上,對方向趨勢有一定程度的感知和把握; 


會做藥,做過藥,臨床前做什么,找哪家CRO,什么時候該申報,到哪里找臨床資源,都大致清楚; 


有人脈,從臨床前的藥代毒理團隊,到合格CMO,總有直接或間接的人脈能夠接觸到,邀(hu)請(you)加入自己的團隊; 


會管理,10個人的團隊,50個人的團隊,再到200人的團隊,管得動,管得住,能出活兒,胡蘿卜大棒一起上,還讓人心服口服; 


能融資,天使、VC、PE甚至投行和二級機構,不同階段類型的機構,都能把自己的story賣個好價,弄到足夠的錢繼續前進; 


跟各方神靈,內部的創始科學家和投資人股東,外部的專家顧問、臨床大佬、政府官員,也都能面面俱到。 


可以看到,即使是數據說話的高科技公司,亦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這般理想的創新藥CEO從哪里來?國內畢竟不像國外,創新藥產業積累足夠多,有相當一批連續創業者,因而有機會找到有經驗的CEO。同時產業各模塊比較成熟,CEO的科學能力都可以被分擔,找人找錢才是最重要的要求。這也是為什么許多國內公司做到一定規模后,美國公司的CEO一定會找白人(BD也是),就是為了能更好的融入當地圈子。如果有機會接觸一些美國創新藥公司的職業CEO,會發現這幫人在sell story方面看起來就是天才演員。 


國內創新藥公司從哪里找CEO?許多人第一反應可能是外資藥企的非研發部門,諸如市場營銷。其實多數時候,這幫人都未必是合格的創新藥公司CEO。他們情商或許不差,但是Big Pharma和創新藥公司運營差異實在太大,除非是已有產品上市的創新藥公司,否則對更早期階段而言,他們的經驗和能力確實很難勝任,更不用說其中許多恐怕早已習慣都養尊處優。 


大藥廠研發領域的高管倒是不錯的選擇,帶過團隊,做過項目,懂科學、會做藥、有人脈、會管理這些要求,都能夠勝任。當然,融資等方面會是起步的短板,但以其能力來說,未必不可逾越。不過話說回來,許多外企華人科學家,或許是因為教育方面的短板,科學方面足夠優秀,但是情商確實平平。真正在研發部門做到足夠層級管理角色的華人科學家,相對少得多。海外華人的臨床科學家不夠多,可能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如果經驗和資歷足夠,投資機構的醫藥投資人,以及大藥廠的BD,也會是不錯的創新藥公司CEO人選。潛力和資源都是足夠的,不過角色方面可能需要轉型,這也需要自己首先下定改變的決心。 


創始科學家能不能做CEO?沒有絕對的yes or no。關鍵是創始科學家是否具有作為CEO運營企業的能力。有的話當然好,沒有也不必強求,找到合適Partner,然后自己專注科研,同樣也是不錯的選擇。這也和過去的履歷有關,通常來說,有過工業界經驗的科學家,會比學術界的科學家,勝任的機會更多。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CEO也不是一天養成的。這年頭,科學家常有,CEO不常有,全能的創新藥公司CEO恐怕比熊貓還稀罕。不過,好在創新藥產業還是聚集了足夠多的青年才俊,對于許多初次上手的CEO而言,只要有認識,肯學習、能成長,即使起步有短板,后面依然有很大的機會,能夠真正擔起公司運營的重擔。同樣對于創新藥公司,成立1年、3年、5年甚至10年,運營的要求也并不相同,這些也要求CEO們能伴隨著公司一路成長。 


 


 


相關推薦

上海一男子自掛高架橋下 身穿“冤”字背心 上海一男子自掛高架橋下

現場現場  法晚深度即時(稿件統籌 朱順忠 實習生 尚妍)今日,法晚記者從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官方微博獲悉,今日9時40分許,靜安公安分局接110報警稱:在共和新路、中山北路路口

北京今起十條大街禁行電動自行車 警方先期勸離 北京今起十條大街禁行電動

  今天上午,東單路口由北向南橫穿長安街的電動自行車騎車人在非機動車道等待放行。甘南攝  今天早晨,長安街的非機動車道上,不見了高速穿行的電動車,也沒有一路疾馳的電動三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欧美日韩av无码_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_一本一道中文字幕在线